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滚动新闻网站首页滚动新闻

安徽发展怎么样(日本人对安徽人的评价)

  • 滚动新闻
  • 2022-01-29 21:59:03
  • 来源:好房365

人口问题,远比我们想象的严峻。

前段时间,有组数据很值得。

就是安徽省2017年-2021年的出生人口数据:

98.4万、86.5万、76.6万、64.5万和53万(预测)。

这组数据的可怕之处在于,4年出生人口跌幅将近46%,安徽已经领先全球。

因为哪怕是隔壁以低生育、老龄化社会著称的日本,完成46%的出生人口跌幅,也用了40年。

而安徽省,只用了4年,而安徽省,不是单例。

生育率就像一匹难以回头的野马,正在崖边狂飙。

形势远比我们想象的严峻。

4年出生率下跌46%,安徽省拉下全国生育率的遮羞布

不止是安徽省。

许多省份,同样是越生越少。

比如以爱生孩子著称的山东,2016年至2019年,出生人口依次为205万、150万、123万,3年跌幅同样高达40%。

比如以人口多著称的河南,2017年出生人口140万人;2018年出生人口127万人;2019年出生人口120万人。

更拉垮的是东三省,死亡率已经超过出生率,人口早已进入负增长模式。2019年,4352万人的辽宁,只有28万左右的新生人口,算起来还不如杭州流入人口的一半。

4年出生率下跌46%,安徽省拉下全国生育率的遮羞布

这些城市,跟安徽省面临的状况大差不差。

出生率在飞速走低,活跃的孕龄女性也在减少,据研究,到2025年安徽省15-49周岁育龄妇女人数平均每年将减少20万人左右。

也就是说,到时候不是安徽省人民想不想生的问题,是哪怕想生也没有足够的生育基数,来扭转走低出生率。

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仅仅是因为安徽省作为劳动输出大省,每年900万的人口流失吗?

是,但不完全是,确实,当出生率的遮羞布先从这些城市拉下来时,人口流失不能不考虑,但是背后的真相,可能更残酷。

因为,按照这种思路,人口流入的省份,出生人口应该是增加的。但是看看浙江省,出生率并没有变高,除了2016年二胎带来的高峰之外,此后同样是逐年下跌。

并且,安徽省的人口流失不是一天两天了,2020年依旧有2成常驻人口流向了省外。但是实际上,安徽省净流出人口仅比2010年六普数据增加了31万,按道理是不足以拉开如此大差距的。

所以,恐怕不是流出人口地区出生率下降,而是整个社会都不太愿意生孩子了。

4年出生率下跌46%,安徽省拉下全国生育率的遮羞布

安徽,可能只是打响了第一枪。

评判生育意愿的关键性指标——总和生育率,表现得更加糟糕。

什么是总和生育率?

简单来说,就是全国处在生育年龄的女性,平均生育子女的平均数。这个育龄给的时间很长,国际上一般认为是15岁-44岁或49岁。

而如何评判这项数据呢?有三个指标:2.1、1.5和1.3。

2.1被称为正常完成世代更替需要保持的标准;

1.5被称为低生育率警戒线;

1.3被称为超低生育线。

而我国的总和生育率是多少呢?

根据7普数据来看,我国生育率仅仅为1.3,可以说是全国前列的低生育率,就在我国出现了。

此前就有人预测,7普数据我国人口很可能已经进入负增长,当然这是打脸了,但是负增长的阴影持续存在,并不是开玩笑。

走低的出生率,以及人口老龄化,死亡率还在爬升。2020年中国新出生人口为1200万,比2019年下降了18%,比刚刚放开二胎的2016年下降了33%,出生人口在不断降低,而我国的死亡人口大约在998万人左右。

同样,想不想生是一方面,能不能生是另一方方面。

全国范围内的育龄妇女还在减少,根据任泽平的推测,未来10年我国育龄妇女将萎缩40%。

没有足够处在生育年龄的年轻人,要比生育率走低更加恐怖,因为前者还有回缓调整的余地,后者没有就是真没有了。

4年出生率下跌46%,安徽省拉下全国生育率的遮羞布

所以,我们常常设想的是,一线城市选人才,二线城市引人口,三四线多生娃的设想,可能并不成立。

一线城市因为住房压力,与生活压力,不愿意生孩子,我们听得多。但实际上,三四线城市因为人口迅速流失,与生育观念的改变,同样不愿意生孩子了。

并且,生育率这个东西,是完全不可逆的。

这在国际上已经验证过,哪怕是西方国家福利制度非常完善,但生育率一旦降下去了,就再也没有升起来过。

所以,真相是留给中国队的时间,真的不多了,窗口期大概就是育龄女性萎缩前的这10年。

人口问题,迫在眉睫!

并且这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紧密相关!

4年出生率下跌46%,安徽省拉下全国生育率的遮羞布

现在流行躺平,流行内卷,说到底还是因为人多,人口减少,听起来不像是坏事,因此有一批人的观点,都叫好。

但实际上,真正带来的后果,我们这代人可能承受不起!

首先,人口老龄化伴随着的问题,是社会经济下行,尤其是我国。

说实话,我国目前的产业结构,尚未达到日本、韩国高度工业化的水平,许多制造业就是靠比西方更廉价的劳动成本存活。

一旦人口红利消失,带来不是人人有工作,相反是大批量的失业,带来经济萎缩,消费减少,从而导致更多各行各业受到影响。

其次,养老金会率先无力支撑。

我国养老制度属于现收现付,简单来说,我们现在缴纳的养老金,养育的是当下社会的老人。

如果未来年轻人减少,老年人增加,就等于交钱的变少了,拿钱的人变多了,这种情况下,养老金当然是最先绷不住的。

东三省当下已经在直视这一问题。根据2017年的报道,全国城镇职工养老抚养比是2.75:1,其中广东最高是9:1,黑龙江最低为1.3:1。

也就是说,广东省平均9个年轻人养一个老人,而黑龙江平均1.3个年轻人负担一个老年人。

2016年,黑龙江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收不抵支的城市,总欠账达高达232亿元。

到了2020年,全国养老保险收不抵支的省份已经来到了22个。

4年出生率下跌46%,安徽省拉下全国生育率的遮羞布

这些局部省份的问题,可以通过区域之间的转移支付,与中央的财政拨款解决。但是未来呢?

80后人口是2.28亿,90后是1.74亿,00后是1.47亿。90后人口总数比80后人口少23%,00后比90后人口少16%。

80后退休时,新补充的20后劳动力人数将不足一半。如果按照预测的2050年,我国来到老龄化最严重的时候,所有省份可能都会被人口拖累,到时候养老金能否支撑得住呢?

届时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两个选择,要么是延迟退休年龄,要么是领取微薄的退休金。

4年出生率下跌46%,安徽省拉下全国生育率的遮羞布

最后,出生率带来的是学区不再稀缺,养老资源反而极度紧缺。

处于生育潮时,教育是最紧张的资源,而当生育潮走低时,20年后,真正紧缺的可能是养老医疗资源。

就拿安徽省来说,2021年预测的出生人口仅有53万,以50%的选拔率,18年后高考,安徽的高考人数大概就是26.5万。

而大家知道今年安徽省有多少人报名高考吗?

答案是54.3万,几乎等于折半。

如此大的缺口,可以说未来只有有人口流入的大城市,学区房仍有含金量,大多数的三四线城市,面临的是学习倒闭,教师下岗的危机。

迎接我们的是老龄化社会。根据7普数据显示,我国的老龄化程度已经达到13.5%,65岁以上人口超过14%就成为深度老龄化社会,这距离我们并不遥远。

届时,真正紧缺的反而是医护人员和医疗资源,由此会产生新的社会问题。在日本已经充分展现,80岁才能退休,养老院伦理问题,低欲望社会,厌老情绪等等。

社会人口减少,老龄化问题加剧,经济下行,社会负担重,延迟退休,社会消费持续走低,未富先老,养老金入不敷出。

这些都算不上什么好事,并且都将对我们这一代生活,80后、90后、00后,产生巨大冲击。

站在目前这个节点来看,生育问题解决刻不容缓,能勒住多少,都是赚。

而对于我们房产投资来说,必须紧急叫停三四线城市的房产投资。

我国尚存在2亿人入城的城镇化红利,之后就是漫长的大城市虹吸小城市人口。

三四线以及能级更低的城市,就是最先消失的。

最后感慨一下,处在20-40岁阶段的我们,遇上的又是一个更难的时代。

有条件,还是多生孩子吧!

生孩子,就已经是为国家做贡献,大家生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