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滚动新闻网站首页滚动新闻

泰禾地产怎么样(福建泰禾集团怎么样)

  • 滚动新闻
  • 2021-11-25 18:25:29
  • 来源:好房365

文 | AI财经社李逗

编 | 董雨晴

时隔一年,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罕见地对外发声了。

在泰禾集团的内刊《泰客会》上,黄其森发表了署名文章《泰禾的形势与任务》。他乐观的指出,"天时地利人和皆已具备,我们开始进入上山路。"

只不过,与文章所指不同的是,就在7月30日晚,泰禾集团公告了一笔违约债券,称将无法按期完成公司债券"H8泰禾01"本息的兑付。泰禾在公告中坦诚,“受地产整体环境下行影响,公司现有项目的去化率有所下降,销售预期存在波动。同时,由于公司自身债务规模庞大、债务集中到付等问题使得公司短期流动性出现困难”

从被爆出现流动性危机、等待万科入股、偿债危机等一系列问题至今,泰禾自救成效的如何,始终是业界最为的话题之一。

自2017年之后,一场最严调控令,让房地产行业最闪耀的明星房企—泰禾,就此暗淡了下去。即使经过了“卖项目、求援万科、洽谈金融机构”的两年时间后,泰禾集团依然未能走出债务困局。曾被外界认为“白衣骑士”的万科,也在摸底了一年左右时间后,未能收拾得了这个残局。

半年前,万科祝九胜还曾表示,“要么一起沉船,要么一起上岸”。但现在,留在船上的只剩泰禾一个了。此前还曾与泰禾传出“绯闻”的“救世主”们,一个个都不见了身影。

三年之后,让黄其森头大的债务困境,并没有解决。围绕泰禾的一系列自救行动,也还在继续。没有人能说得准,这场自救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

离了万科,谁来拯救泰禾?

推进复工复产自救

黄其森在他的最新发文中,进行了一番详尽的剖析,他分析了去年以来泰禾的处境、土地储备、内外形势及地方的支持和帮扶等。

他不无乐观的指出,泰禾开始"二次创业"。针对不久前,有舆论质疑泰禾会不会倒下,黄其森说道,“我想这是因为外界不了解泰禾的优势是什么。可以说,泰禾的底气很大程度上来自我们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福州、南京、苏州、杭州、厦门等一二线城市近4000亿货值的土地储备。”

自2020年以来,泰禾的项目进展程度,陆续传出新的动态。比如华发泰禾太仓院子2020年12月28日南区高层交付、上海院子二期2020年12月31日洋房交付、杭州大城小院3月31日首批公寓交付、南京院子5月5日部分住宅实现交付。

此外,泰禾也宣称南京金尊府、北京金府大院、昌平拾景园、福州湾项目D区、南昌院子、厦门红树湾院子等一众项目都已经复工;7月6日,泰禾旗下福州湾项目B区五栋楼合计783套房源取得预售证。

复工复产复销,是泰禾当下手里能握住的重要稻草,也是泰禾推进的核心工作。不过,这并不能安抚众多泰禾业主们,尽管泰禾声称多个项目已经开始复工,但进展缓慢、开工后又搁浅等现象,引起了业主的不满,被业主指责“云复工”、“假复工”。

AI财经社了解到,泰禾集团多地项目的复工,离不开各地政府的牵头组织。4月29日,泰禾南昌院子沟通群相关负责人表示,先行启动复工,由市政方保障所有启动资金;漳州市龙海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于5月7日发出通知表示,已成立工作组,对泰禾集团旗下福建泰维置业有限公司重整清算。

不过,多个复工的项目,也面临着进展缓慢、开工后又搁浅等难题。譬如,日前泰禾中山金尊府传来复工的消息,厦门湾也即将复工。但据一位泰禾业主表示,就在7月底,泰禾厦门湾的业主们还曾拉着条幅,喊着口号上街维权。中山金尊府的业主们也表示,并未看到相关复工动态。

离了万科,谁来拯救泰禾?

事实上,根据泰禾此前透露,泰禾目前在售在建的项目一共可以分为三类:一类已经是现房准现房产品,例如北京的中国院子、西府大院、丽春湖院子等;一类是始终未停工或在建已复工项目,包括南京金尊府、北京金府大院等一众项目;一类是待复工项目。

而从土地端数据来看,泰禾的在售项目情况并不乐观。泰禾于2019年底剩余可开发的建筑面积约为1011.5万平方米。而至2020末,其剩余可开发建筑面积为923.87万平方米,这意味着,一年内仅出售土地建筑面积不到100平米。至2021年底,其土地储备中可开发建筑面积约923.87万平方米。

万科离场,泰禾债务纠纷不断

自救的两年间,泰禾始终在推进债务重组,和多家银行和机构在内的主要债权人就重组方案基本达成一致。而在泰禾集团债务危机之时,其宣布要引入万科入股,这一举动当时让外界认为泰禾集团"有救了"。

2020年7月,泰禾宣布了与万科的战略合作。在厘清债务的交易前提下,万科以24.3亿元受让泰禾19.9%的股份。

离了万科,谁来拯救泰禾?

但万科为最终的交易达成设置了两大门槛:一是泰禾制定债务重组方案并与债权人达成一致,且该债务重组方案能得到泰禾与万科的一致认可;二是泰禾的资产、债务及业务等不存在影响公司持续经营的重大问题或重大不利变化。

但从双方签署框架协议至今已近一年,泰禾集团在回复函中就万科入股一事表示,"公司控股股东此次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中设置了股份转让的先决条件,截至目前,上述协议中的相关先决条件尚未全部满足。"

失去了万科的入股机会,泰禾必须自己偿债了。但与华夏幸福的债券委托人不同,泰禾的债务有着项目、区域之间的复杂关系,这使得债务重整的方式非常困难,盘活难度大了很多。

实际上,从数据来看,泰禾也已经努力还上了不少钱。截至2020年10月23日,泰禾的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尚为487.10亿元,但到了当年年底,这一数字缺口则降至398.5亿元,减少了近90亿元。

不过,2021年之后,泰禾又迎来了新一批的债务高峰期。截至2021年3月31日,泰禾的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再度跃升至455.94亿元。

为此,泰禾不得已继续和相关债权人持续谈判,使得泰禾的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在一个月内减少了近25亿。

泰禾集团在最新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提到,截至2021年6月18日,公司已到期未归还的借款为444.91亿元,借款的金融机构类型包括信托、基金、银行、四大资管以及境内外债券,以信托居多。

而由于债务难题纠纷不断,2020年以来,西藏信托、中建投信托、华融资产、中原信托、长安国际信托纷纷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起诉泰禾。

天眼查APP显示,泰禾集团被上诉涉及金额达57.13亿元,7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总金额达32亿元,其中未履行总金额达25.87亿元。

随着房地产“三道红线”政策的出台,众多房企融资受限,利润大幅下滑。而对于身陷在复杂的债务债权纠纷中长达3年的泰禾而言,又将如何走出泥潭?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