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行业快讯网站首页行业快讯

由于担心顶级房屋销售将下滑 悉尼的高级住宅市场情况越来越糟

  • 行业快讯
  • 2019-11-08 16:07:54

随着周日春季销售旺季的到来,奖杯本国市场有望录得自2012年以来最糟糕的大宗交易,这是由于担心今年少数几笔此类高端交易中的一项将要倒闭。

今年只有很少的销售进入稀有的2000万美元以上的奖杯房屋范围,其中最高的一笔交易是在新闻接穗亚历山大·马的沃克吕兹豪宅上至少交换了2800万美元。

在声誉卓著的代理商中普遍谣传这笔交易已经倒闭之后,出售它的代理商,BadgerFox的Peter Leipnik证实,自六个月前交换以来,结算已被推迟了几次。

虽然当时没有公开出售结果,但消息人士称其成交价为2800万美元,莱比尼克现在表示其成交价超过3000万美元。

莱普尼克说:“我们正在准备将其重新推向市场,但我们会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知道是否需要这样做。” “如果失败,对我们的供应商来说不一定是一件坏事,因为买方已经全额换取了10%的定金。”

如果神秘买家放弃交易,他们将放弃超过280万美元的订金。

香港新闻界大亨马清冠的儿子亚历山大·马斯克(Alexander Ma)比大多数人都知道2019年和2018年奖杯市场状况之间的巨大差异-他是构成去年拍卖纪录的众多买家之一奖杯销售,仅前20名的销售总额就超过6.72亿美元。

马云斥资5,600万美元在沃克吕兹(Vaucluse)的卡拉拉路(Carrara Road)上购买了两栋相邻的海滨房屋,并计划将其重新开发为三栋豪宅。

去年9月,科技亿万富翁Mike Cannon-Brookes和他的妻子安妮(Annie)以1亿澳元购买了Fairfax家族在Point Piper 的Fairwater房地产,打破了澳大利亚的房价记录。

相比之下,如果马云的交易跌破这一纪录,则将成为今年迄今为止最高的交易,由知名企业律师阿曼达·班顿(Amanda Banton)通过该机构的本·科利尔(Ben Collier)为房地产大亨斯蒂芬·伯彻(Stephen Burcher)的玫瑰湾海滨住宅支付了2356万美元。

Domain研究分析师Eliza Owen说:“显然,在这个水平上卖东西的欲望已经耗尽。”

“鉴于当前中美两国通过贸易谈判进行工作时所面临的全球经济不确定性,高端房主希望在做出出售决定之前先了解一下政治鸿沟的结果。”

佳士得国际的肯·雅各布斯(Ken Jacobs)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奖杯销售而言,历史上表现最好的人是那些长期看重眼光的人,而不是眼前的风向标。

雅各布斯(Jacobs)表示:“卖方不希望被视为承受销售压力,尤其是在没有卖方的情况下。”

今年的其他奖杯销售包括位于班顿(Banton)隔壁的玫瑰湾海滨房屋,以226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安利中国的周志坚和郭英O;Point Piper的保险业老板Richard Enthoven的住所,以超过21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Barry Nesbitt;以及已故律师菲利普·埃斯普林(Phillip Esplin)的棕榈滩周末度假酒店,以21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比尔和伊梅尔达·罗氏(Imelda Roche)。

数据显示,上一次的高端销售额很少,是在2012年,当时三笔最高的销售额是Palm Beach Kalua地产以2200万美元,Mosman's Beauty Point的2,000万美元地产和Mosman's Mandolong House的1800万美元。

雅各布斯说:“在2012年,情况完全不同。”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最严重影响使澳大利亚的市场得以幸免,但其影响却在2012年晚些时候出现,当时世界其他地区已经显示出反弹的迹象。”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Top